合同纠纷
当前位置: 主页 >> 合同纠纷

你也是劣等女子

作者:  来源:  日期:2020年01月20日

你也是劣等女子,关于我会是你最牵挂的女子的介绍

绝症恋人之十六

2012年6月6日,黄昏渐近,伴随着滚滚雷声,天上没有预兆地下起了暴雨,暴雨如瓢泼,似堤坝决口,倾泻而下。此时,杨黛正收拾好乐谱,准备去学校停车场。刚出了钢琴室,从三楼走到一楼,便被如此罕见的暴雨逼回到了走廊。望着扯不开的雨幕,听着山崩地裂般的雷声,杨黛显得很慌张,她皱起眉头,胆颤心惊地等待着暴雨由大到小。足足等待了两个小时,暴雨非但没有变小,反而越加放肆地摧毁着大地。杨黛心里着实很烦燥,望着好像永远也停不下来的雨帘,她甩了甩满头黑发,不得不重新折回三楼的钢琴室。与其这么漫无目的地等待着暴雨停下来,不如弹奏几首曲子,以期让时间跑得快一点。杨黛复又坐回到钢琴前,拿出乐谱,开始弹奏韩国最擅长描绘爱情的音乐家李闺珉(YIRUMA)创作的《雨的印记》这首曲子的旋律有着优美的跳跃感,既适合失恋时听,也适合被表白时听,更适合下雨的时候,只剩下一个人的时候听;不一样的环境,不同的人,听着这首曲子的时候,都能从音乐里找到最真实的自己。杨黛既用娴熟的技巧,同时又用全部情感弹奏着这首曲子,此时此刻,外面令人恐怖的暴雨声似乎不复存在,此时此刻,她的心中唯一存在的似乎只有纯净而又流畅的音乐。暴雨是下午5点开始下的,一直持续到下午9点都没有要停下来的意思。杨黛心无旁婺地弹奏了将近两个小时,突然停下来后,才感觉到了累,更意识到了饥肠辘辘。从10岁开始,胃病一直是她的养生病,如果不按时进食,她的胃就会不同程度的出问题。杨黛收起乐谱,合上琴盖,想找寻哪怕一丁点的食物来充饥,可她翻遍了整个背包,搜遍了整间琴房,除了喝剩下的半瓶矿泉水,却什么食物也没有找到。她又通过窗户,拿眼搜寻了一遍别的琴房,同样一无所获,任何琴房都既没有食物,又没有被暴雨阻隔的老师或学生留下来,整栋音乐楼除了她自己,空无旁人。杨黛无奈地走出琴房,来到走廊,她扶着栏杆远眺着似乎越下越汹涌的暴雨,开始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胃病发作时的那种种痛苦似乎又浮现在眼前,她变得越来越局促不安。杨黛犹豫着拿出手机,一个接着一个地翻看着通讯录上面保存的名字。当她的视线触及到李峰的名字时,她的眼睛专注于那个名字上面足足有二十分钟那么久,但最终还是跳过了那个名字,继续往下搜寻。她好想打电话给李峰,想拜托李峰给她送来雨伞和食物,她想告诉他,此时此刻,她是如此迫切地需要他的帮助。可她反过来又想,哪怕饿死,哪怕冒雨回家,也不能再打搅李峰,如果继续没有原则地打扰他,等于是残忍地扼杀他的未来。她做不了如此残忍的女人,于是,她把手机放回了包里,放弃了请求援助的念头。正当杨黛感觉不知如何是好的时候,手机铃声响了,她拿出手机,看了一下来电显示,心中不由闪过一丝惊喜。喂!肖放!你在哪里?黛儿!现在不是你要知道我在哪里,而是我想知道你在哪里!你在家还是在学校?我在学校!我没有雨伞,回不了家,我快饿疯了!但你隔我那么远,就算我太需要这些,你也给不了我。因为预测到没有希望,杨黛在电话里差点就哭出了声。怎么这么确定我帮不了你?你再坚持半个小时,我会带给你所需要的。半个小时不到,肖放真就奇迹般地出现在杨黛面前。肖放找到杨黛时,她正无力地坐在三楼走廊的地板上,她的一只手勉强扶住栏杆,另一只手抚住胃部,由于痛苦,身子有些扭曲。肖放连忙坐下来,心痛地把杨黛搂进怀里,一点一点地给她喂热腾腾的稀饭。喂到半饱,杨黛说想休息一会再吃,肖放依从她。为她细心地擦掉额头上的冷汗后,肖放只是平静地抱着她,望着连天飞舞的雨景发呆。没想到你真的就在我身旁,在我最需要你的时候,你真就出现了。当然,因为我是你的守护神。我今天早上到的y市,给你打电话前十分钟才忙完店里的事,雨下得太大太久,我担心你才给你打的电话,早知如此,我放下手中的工作,早些打你电话就好了。他们没有继续聊天,只是静静地依偎在一起,在雷声与雨声中感受着彼此的温存。就这样过了半个小时,杨黛感觉体力恢复得差不多了,便闹着要回家。肖放想等雨变小一点再走,他怕杨黛如果被雨水打身体会感冒。 杨黛望着这个刘海上还滴着雨水的男子,既感激他,又心痛他,更担心他会着凉,所以执意要回家。肖放拗不过她,只得冒雨前行。由于只有一把雨伞,伞又不是很大,肖放只得用一只手撑着雨伞,用另一只手紧紧搂住杨黛的细腰,并一再叮嘱她,要靠他紧一点再紧一点。正当他们亲热着共用一把雨伞穿过操场前往停车场时,杨黛突然被眼前看到的一幕惊呆了:就在他们的正前方,在开阔的操场上,在白茫茫的雨网里,一位帅气的男子正撑着一把硕大的雨伞伤心而又失望地站在那里。 他的刘海被风吹得微微上扬,上穿五分袖碎花时尚韩版修身衬衫,下套白色修身长裤,潮款的皮带恰到好处地点缀在腰身上,他的下半截裤管和白色休闲皮鞋全被雨水打。呆望着这个在暴雨中痴痴独立的男子,杨黛愕然,这个人竟然是李峰。意外看到来接她的李峰时,杨黛的心脏有几拍停止了跳动。眼前看到的这一幕正强烈刺激着李峰的心脏,他的心脏揪心般地颤抖着,他站在雨伞下,用眼睛直直地望着杨黛,一遍又一遍地在内心深处呐喊:阿黛,弃了他,快到我的雨伞下来。......阿黛,弃了他,快到我的雨伞下来。......但经过李峰身边时,杨黛只是淡然地点了点头,就给了李峰一个无情的背影。肖放也只是礼貌性地跟李峰打过招呼后,也便尴尬地走了过去。李峰木然地转过身,望着渐行渐远的那对搂腰勾肩的男女的背影,他失望极了,喉头不听话地哽咽着。此时,狂风带走了他的雨伞,冰凉的雨水浇透了他的全身,也浇灭了他的内心深处残存的那最后一点希望和爱火。阿黛!你真的好无情!你竟然弃十年的恋情于不顾,却毫不留情地选择了你的新欢,选择了那把雨伞,没想到你也是水性杨花的劣等女子,以后,你在我这里的一切,我都会想尽办法一一删除,我们再也没有未来。由于那次在暴雨中整整淋了一个小时雨,后来李峰病倒了,足足用了半个月时间治疗,身体才慢慢恢复健康。身体虽好了,可他的爱情真的好像断了最后一口气,死了。杨黛回到家中,没有急着换掉半湿的衣服,她重重地把自己甩在沙发上,翻转身子,匍匐在沙发上啜泣起来。从李峰身边走过的那一刻起,她虽只斜视了他一眼,虽然只给了他一个冷漠的表情,只给了他一个无情的背影,但其实她是听到了他来自心底的呼唤的。从在雨雾中看见他的一刹那起,其实,她的心就一直包围着他,一直向着他,没有离开过他。可那时那刻的真实心境,杨黛除了只能刻意隐藏外,什么都不能表达;相反的,还必须带给他水性杨花的坏印象。想想这些,杨黛就感觉特别委屈,所以哭声似乎越来越大了。阿峰,我受点委屈没关系。可你为什么还要冒雨来接我?为什么还要为我做这些?为什么还不能放下我?难道你忘了我抛弃你时带给你的伤害了吗?求求你!快点放了我,那样,你才能少受一些伤害,才能找到真正属于你的幸福!求求你放了我,那样,我的人生才会少一些遗憾。

本文相关词条概念解析:

李峰

李峰,男,汉族,1961年1月生,山东淄博人,1985年11月加入中国共产党,1977年8月参加工作,山东省委党校研究生,农学学士。现任山东省枣庄市委书记,市人民政府市长、党组书记。

脑血栓手术后恢复可以吃通心络吗
灯盏生脉胶囊的价格
祛风通络止痛中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