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典案例
当前位置: 主页 >> 经典案例

就在小水失踪以后的第二年夏天

作者:  来源:  日期:2020年03月12日

就在小水失踪以后的第二年夏天,勇狗也不见了。
小水疯疯颠颠在镇上偷东摸西还喜欢欺负小孩子简直是天怒人怨的,他失踪了除欧阳二先生外,镇上的人随便找了找,随后就报派出所备案了事。
但勇狗失踪了就不同了。勇狗虽然人笨点胆子小点,但从小不说谎话不乱拿别人家的一针一线,只有别个欺负他他却从来不欺负别个的。所以大人对他说不上爱也说不上恨,娃娃些却当他是闲来可以聊哈儿,事来可以帮哈儿,有气朝他出哈儿的大男孩。如今居然失踪了,大家当然着了急。
虽然不是赶集的日子,但大家伙还是一大早就聚在勇狗哥哥李清平家的茶馆里。看李清平六神无主的,李清平家的哭得喊天震地的。
“都三天了,都三天了嘛,到哪儿去了嘛?”
“都三天了安?怎么早点没发现呢?”
“这种事情怎么会注意呢,二三十岁的人了都,他要走哪点哪个晓得呢?”
“唉,弄好的一个娃,可惜了。”
“清平,茶冲起噻,大家伙都坐倒,商量哈,人多诸葛亮嘛,大家伙一起商量哈,想点办法嘛。”
“是说嘛,这几天都没看到勇狗,我那天搬货的时候到外都没找到他呢”
“你个赵黑柱成天免费使唤人家勇狗也不知道给钱,真是黑了心安,如今人家不在了,还不快点帮忙找哈安?哈哈哈”
“谁黑心,你个刘铁蛋不要乱说哈,当年你和勇狗读书的时候欺负别人还欺负得少安,把别个按在地下整,如今乱说风凉话安?”
“少说两句,少说两句,没看人家清平家嫂子在屋里头都哭得快昏过去了安,当年清平家老妈过世的时候也没见她这样哭过的。”
“有啥子嘛,俗话说‘哪根田埂不长草,哪个叔叔不想嫂’,叔叔丢了,嫂子伤心很正常的嘛,嘿嘿嘿。”
“你狗日的二歪,都什么时候了嘛,开玩笑也不分个场合,想嫂,想你妈的脚哦。呵呵呵”
“啥子哦,她才不是为勇狗失踪而伤心,八成是为不能生育二胎而伤心吧。”刘四老嫣喝了一口茶,小声说。
“啥子安,有这种事啊?”
“你还不晓得啊?那天我亲自看见清平家的找了乡政府的领导,好像领导答应批指标的。说是只要确定勇狗不能娶妻,是可以让清平多生一个的。”
“小声点。”
“哼,打屁还怕臭安?”
“哼,谁像你是刘四老嫣,你不怕,我怕要得不?”
“想骂架安,董老三,想骂就来嘛?”
“来就来,怕你安?怕你是大黄狗哦”
“小声点,你狗日些是来帮忙的还是来骂街的啊”李二爷终于看不惯了,跳出来吼着,右手挥舞着,左手那残废了的肉锤头敲在八仙桌上,茶水被敲得直跳。
既然李二爷都发话了,刘四老嫣和董家三姐就都静了下来。大家伙也静了下来,静下来以后就呲呲地喝茶,或是站起来上个厕所,还有的把茶钱开了说清平我有事先走了呢,有消息了一定要吱一句,是死是活都要吱一句哈,我王三忙帮不了大的,胀两碗干饭还是得行的噻。
王三走了以后又有好些人都随着散了,说人多了闹麻麻的好像也没得用得,先闪人了,清平需要帮忙都时候一定要言语一声哈。
有人出就有人进,欧阳二先生就踱着方步进来了,进来就朝厅里厅外都点了头,慢慢踱到正对着小舞台李二爷坐的那张八仙桌的右席坐下了。也和左席上的李二爷点了哈头。
坐下来以后,先抚了抚又白又长的胡须,然后慢吞吞地说:“清平把情况说说,大家都帮着想哈办法嘛。”
“对,清平说说情况,让欧阳二先生帮着分析分析,大家伙也帮着参谋参谋。”李二爷说。
“其实也没什么特别的,前两天没在我还以为他又去亲戚家耍去了呢,这种事以前不是发生过嘛,昨天赶集,我碰到了好几个亲戚,都说没看见勇狗呢,没到他们家呢,我才着了急。又打电话问了远点的亲戚朋友些,都说没看见呢”
“啥子安,四天了啊,不是说三天嘛”刘铁蛋站起来说。
“四天也没得啥子得,上回勇狗走丢了不是四天才回来的嘛”
“走丢了,还不是要怪你赵黑柱,非要编起人家勇狗到城头帮你运煤巴,要不然人家怎么走得脱嘛?”
“我怎么晓得勇狗认不倒路呢,上回进城以后下了船,我走前面,他挑着箩筐在后头。不巧我遇上个亲戚摆两句,让他等倒我。他说东门坡的煤巴厂他找得到,找不到也问得到的。结果呢,问路问倒个瞎指路的,明明十几分钟的路程,他居然走了两个小时,唉,害我挨哪些骂哟,清平家的差点把我的肉都给剐下来哦。”
“你还说,要不是你丢下别个,别个能走丢安,你又不是不晓得勇狗的脑子不够用,你还丢下别个,你是摆两句农门阵安,摆两句农门阵能摆到酒馆里头去啊?”刘铁蛋说。
“是嘛,是嘛,要是真走丢了的话,你就是倾家荡产也赔不起的。”二歪也吐了一句,说完还不忘记抬起盖碗来美美地喝上了一口。
“是噻,现在的人命值价了,不像以前城头人要赔得贵些,农村人要便宜些,我就搞不懂了,都是人,来时赤条条,去时赤条条,城头人凭啥子要比农村人不同呢?”董家三姐说。
“国家不是改了嘛”刘四老嫣说,“现在是男女都一样,城里农村也一样。”
“是噻,前两天,郑三的工地上出事,一个工人被高压电打死,赔62万了对方还不依呢,现在的人哪,死不起也不赔不起了”一位茶客接过话去,说得很是热烈,听故事的人也围了上去。
“啥子哟,又扯麦子坡坡上去了”李二爷说“清平,你想哈子,勇狗娃子是不是又走到东皇坡去了”。
“我问了的,东皇坡,车网嘴我都问了的,没得啊,如果在亲戚家耍我才放心了呢,”李清平叹了口气,忽然冲屋里哈“王三金,你狗日的紧倒起嚎啥子,出来烧点水冲个茶嘛”。
“不忙,不忙,”欧阳二先生说“你仔细回忆哈,勇狗走的时候有没有反常的举动嘛?”
“没得,好像没得,二爷你老多担待,我一天到晚忙得很,没注意呢,王三金,你发现了啥子不正常的举动没得?”
王三金摆着她的脑壳,一双眼睛红肿着,把厅里厅外,舞台边上的客人些都续上了茶水,又进到屋里去了。
李二爷喵了眼舞台,说:“说书的刘爷怎么没来啊。”
清平说家头有事请假了,您老多担待哈。又对头欧阳二先生和厅里厅外说担待,大家担待,今天说书先生请假,大家伙多担待。多担待哈。
二歪说:“说书先生不在有唱小曲的噻?前些天那个花花儿就很不错的嘛,声音好,人也清爽,怎么不喊出来嘛,喊出来噻?”
“花花家里头有事。”李清平脸色一下子就白了。
“是家头有事还是被你辞退了啊?”赵黑柱忽然插话,“听说花花和勇狗很谈来得来呢?”
“没有的事,是她妈妈病了,真病了,辞职走了,我也舍不得啊,她不在了,客人也少了两三成的。”
“是真舍不得还是假装舍不得安?”铁蛋忽然大笑,引得一室的人都大笑。
笑完还是赵黑柱说:“听说花花和勇狗很谈得来呢,都到谈婚论嫁被你棒打鸳鸯了安?虽然勇狗配花花比牛郎配仙女还要离奇,但你李清平棒打鸳鸯也要不得噻,大家说是不是啊。”说完又是大笑。
李清平猛地站起身来,头上汗都下来了,先向着欧阳二先生和李二爷鞠了个躬,又向着厅里厅外都鞠了个躬。说没有的事,怎么会有这事呢,哪些个狗日的背后乱嚼舌头安。又说今天的茶钱免了,全免了。也不理会从屋里冲出来的王三金,再三大声地说:“今天的茶钱全免了。”
免了茶钱,大家伙却没人鼓掌,李二爷就说从古到今喝茶开钱天经地义的,李清平你仔细想想勇狗是不是和花花私奔了安。
大家伙就齐声说不可能哦,随后又说有可能哟哦。
有人就嘿嘿嘿说,这个世道除了哪天死不晓得外,死了以后怎么平的事没可能发生,别人啥子怪都可能有哦。
大家就在脑子中将花花唱曲的情景过了一遍,男的心说唱得真好,不睡听着都安逸呢。女的说安是安逸,狗日的就是狐狸精呢,听曲的同时得管住自家带把儿的同志,别临了临了出大事呢。
又有人将唱完曲收了小费领了工钱扛着袋米回家,或是割肉买鱼提菜坐船回家的花花的身影也在大脑中过了一遍。心说这样的女人才是居家过日子的,好孝顺的啊。虽说勇狗配他完全是牛粪想被鲜花插,虽被李清平两口子棒打鸳鸯完全不安好心,八成怕勇狗结婚了就失去二胎指标了。但勇狗配花花还的确是不靠谱啊,比勇狗配大黄还要不靠谱啊。
夷,说半天大黄,没看到大黄呢,怎没看到大黄呢,谁谁看到大黄了,看到的举手,随后就是一阵大笑。
李二爷和欧阳二先生也笑。笑完之后李二爷就说好像早上散步的时候看到过,情绪低落的在地上东闻西嗅的。
又说这大黄啊,看着它从小狗儿长大的。如今都变成老狗了,怕有十多年了吧。老了老了,像我和欧阳一样老了,快入土的人罗。
于是大家开始感慨,感慨完喝茶的喝茶,聊天的继续聊天。铁蛋喝着茶却把大黄的影子过了一遍,当年他还是娃娃的时候和勇狗摔跤把勇狗摔倒在地。大黄还是小狗儿就扑他身上又撕又咬的。随后好几年碰上他都呲牙咧嘴一点不客气。
不管客气不客气但不得不承认勇狗的狗的确是好狗。当年电影《赛虎》放完那阵兴起的驯狗日热热了好久的,但驯来驯去周围狗些都比不上大黄呢。
像他一样在脑中过电的也有不少,于是开始讨论狗。说勇狗人笨,但养条狗儿却精灵得要命,不乱屙屎屙尿不说,能看家,能撵山不说,光是这长寿就让人羡慕啊。都十好几年吧,当年的铁蛋都当爹了,二歪当爹了,柱子也当爹了,狗日的柱子生意做得红红火火的铁公鸡一个呢。成天让勇狗帮着干活也不付工钱,现在勇狗不在了你狗日的还不快点去找哈。看二天哪个狗日的帮你搬东西啊。
“找哩,我找哩。刚刚我已经电话回家了,让店头的伙计帮着找呢,又报了派出所的了说是一会就到呢。”
“派出所的靠不住吧,刚刚我也打了电话呢,派出所的靠得住,怕母猪也要上树哦。电视头哪哈不是好人被坏人杀光了,或是坏人被好人杀光了,派出所的才呜啊呜的驾到,明明就是‘马后炮’嘛。”
“是啊,放马后炮没得用得。欧阳二先生不是会算命的嘛,算算勇狗嘛。”赵黑柱说。
“是啊,是啊,算算吧。”
王三金忽然冲出来说“是啊,今年我帮勇狗算过的嘛,是刘半仙算的,说勇狗今年有难,这个死娃儿,我活路也没让他干,只是割把草喂哈牛的。他哥更是茶水都没让他冲呢,说是怕烫着了。这死娃儿,命这样的不好安?刘半仙不是说可以改的嘛,我还给了他一百块钱改命的。要是真有事,我非找他不可。”说完又开始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嚎着冲进冲出的。
“刘半仙算球啥子,跟欧阳二先生根本没法比呢,二先生只是不轻易帮人嘛。测字,算命,还是占卦,哪一样都麻不了二先生,是不是啊二先生。你倒是说句话嘛”铁蛋说。
铁蛋说完,二歪、黑柱还的别的人也这样说。李二爷一只“铁拳”拄在八仙桌上,满是期待。
欧阳二先生说啥子都没带呢,算了吧。
喝茶的人就围上来,有的说愿意跑跑脚,有的说测字吧,这样简单些。于是怂恿着李清平写两字,说随便写两字吧。
李清平憋半天弊不出来,脸红了半天说了个“茶”字,说我开茶馆的,一辈子就只晓卖茶了,这个字我最熟悉呢。
于是欧阳二先生让李清平拿出笔墨,颜体写出了端庄的“茶”字。围着的人都交口称赞说好呢,写得真是好呢。
欧阳二先生看了看自己写的,又拿笔拆分了,于是大家哦了一声,说人在草木中,难道勇狗上山了,枇杷镇后边弄大的几片山,难道在山林之中迷了路。
欧阳二先生笑了笑,也不解释,却掉头去看李清平。李清平这回没有多弊,立马又报了个“酒”字。客人些就笑说李清平你只能这样了,一辈子就只能这样了。不是“茶”就是“酒”的,再测一字就到“烟”了。
然后大家就盯着欧阳二先生的笔,另一些人就用手指在桌上写画着,苦思着。有人就大叫一声说坏了,左边是三点水,枇杷镇下边就是赤水河,勇狗肯定滚河头淹死球了。大家不要猜了,都朝河边走吧。左边是水,右边是西字多一横,一定西去了噻。快点走,下河,恐怕都变成“水打拌”浮起来了吧,这么些天了,就怕被水冲到下游了。拿些人就在这儿找,拿些人朝下游走吧,一人砍一根竹杆子边走边在河边透一下,搅几下说不定就上来了呢!
正闹麻麻的,派出所的民警张就跨步进来了。
王三金飞速上前,一把抱住了张警官的大腿又哭又嚎的。说政府要给我们百姓作主啊,狗日的表得是哪个把我家勇狗拐骗跑了嘛。勇狗你出来支一声嘛,政府来了会给你作主的啊。哭着喊着嚎着,完全有将鼻涕眼泪都抹到张警官裤腿上的想法和做法。
张警官好不容易才摆脱了她,刚说要把李清平带派出所去问话。大家伙就围上了说张警官不用了吧,人都死了,目前的重要任务是先找尸体要紧,入土为安嘛。
张警官说谁说人家死了呢,证据都没得不要乱说,法律懂不懂,没证据不要乱说。
赵黑柱就说:“刚刚欧阳二先生字都测了呢,断定勇狗不在了,不是死在水头就是死在山上呢。”
张警官就抬头去看二先生,二先生向他点点头。李二爷就大吼一声说:“走嘛,大家都起来走嘛,年青的上山,老点的下河,早点把勇狗找出来也好安哈心。”
大家就都站了起来,王三金又嚎着说谢谢,谢谢街坊们帮大忙啊,茶钱给不给都没关系的。
李二爷吼了一声说先把茶钱给了。赵黑柱就说我给,我给。
于是大家笑笑说铁公鸡都开口了,要得嘛,就承惠赵总了哈。说着笑着慢慢出门。
大家伙一致推举欧阳二先生和李二爷坐镇指挥,但李二爷非要下河去,说常在河边撑船的人,论水性他还没怕过哪个呢?
山上河边都分了人,乱麻麻闹麻麻地找了半天没动静。欧阳二先生在街道来回都走了两三回。一帮小孩子在玩着游戏。
有一个小孩子对另一个小孩说真是奇了怪,勇狗家的老狗大黄大半天都在镇后头的草堆头吼叫呢!本来准备上那儿去捉个迷藏都不敢去,这老狗凶起来的时候恶得不得了呢。
听了听,欧阳二先生忽然站住了,随后把小孩子喊拢来仔细问话。问完了就叫小孩子些分散去通知大人,让大家不要找了,说勇狗在哪儿他知道了。
等两支队伍终于汇拢,大家就在欧阳二先生的带领下,狐疑着向镇后走。
走到镇的山林边,沿一条很少有人走的小路,扒开草丛,终于露出了一口枯干的井,勇狗就扑在那里头,都臭了。
大家就议论开了,说勇狗死得怪呢,枯干了的井都淹得死人安,割了一辈子的草最终跑草丛里头来死。好奇,好怪,好凄惨啊。
张警官就高喊一声说大家不要动,保护现场呢,退后,退后,都退后。随后掏出电话哇哇地叫同事们赶快来。
保护个屁现场呢?现场草草都没倒两根,明眼人都得出来没得搏斗痕迹嘛。但人家是代表政府的嘛,大家就在张警官的指挥下慢慢退后。多数人回了镇上,少数留下看闹热。陆续又有新人加入去看闹热。
李清平在现场一言不发。王三金在现场哭天喊地嚎着数说勇狗的好处,又诉说勇狗死得惨,哪个狗日的把勇狗给我杀死了嘛,天打雷劈的不得好死哟哟,最后那架势大有冲击张警官拉出的红线的可能性。
但现场观看的人些站得远远的,没几个上前去劝。

共 56 0 字 2 页 转到页 【编者按】勇狗失踪三天了,却在不大的枇杷镇起了 澜,勇狗哥哥李清平家里的哭喊声,一大早就引来了不少热心的乡邻,大家聚在李清平开的茶馆里,喝茶,七嘴八舌的探讨起勇狗失踪的有可能的原因。如果勇狗是个有头有脸有权有势的人物,乡邻们热心相问相助倒也是寻常事,怪就怪在勇狗是个人笨胆子小只有别个欺负他他却从来不欺负别个的哈儿。有人猜疑勇狗哥哥,嫂子的伤心不正常,八成是为不能生育二胎而伤心。有人猜疑勇狗是跟在茶馆唱小曲的花花私奔了,尽管花花与勇狗,好比鲜花与牛粪,但众口铄金的阵势着实令李清平有口莫辩。欧阳二先生的测字与勇狗所豢养的大黄狗的吼叫,终于引得众人找到了死于一口枯井中的勇狗,勇狗到底如何因何事何因死于枯井,对于枇杷镇的乡邻们来说暂时还是个迷,也或许会成为枇杷镇永远也不为人知的迷。勇狗的死因或许忠实于主人的大黄知晓,只可惜大黄是一只不能开口说人话的狗。勇狗的死是一件还无法定性的谜案,谜案的表面又像一面镜子,折射了人间的冷暖,谜案又像一幕闹剧,小小茶馆就是一个浓缩了大千世界的舞台,形形 的人群在这里粉墨登场,道尽人间炎凉,尽显社会诟病。小说叙述流畅,语言生动活泼,作者善用对话来刻画人物的性格特征,通过对话将各样人等的外貌与心理活动刻画得入木三分。欣赏,推荐阅读。【编辑:楚牛】 【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1 10240005】
1 楼 文友: 201 -10-20 10:07:58 欣赏佳作,谢谢投稿笔尖,问好作者。
2 楼 文友: 201 -10-24 16:51:42 大黄是勇狗的忠仆,勇狗是枇杷镇人的忠仆。忠仆突然之死是个迷,迷底是什么,让人沉思!!军列老师好文章,学习!!
回复2 楼 文友: 201 -10-24 17:05:16 谢谢木兰哈。
 楼 文友: 2014-04-14 2 :26: 5 甚好的一个小说,让人读罢深味不已。
4 楼 文友: 2014-05-04 12:56: 8 欣赏老师佳作,祝精彩不断!苏州妇科医院咋样
甘油三脂低是什么意思
肠道感染拉肚子症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