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险理赔
当前位置: 主页 >> 保险理赔

重庆响水滩水库污染之痛

作者:  来源:  日期:2019年12月04日

  核心提示:新水村响水滩水库是一座国家二级水库,位于重庆市大足区三驱镇与季家镇交界处,三面环山,形成依山傍水的地理优势,库区生态环境优良,森林覆盖率达48%。

  新水村响水滩水库是一座国家二级水库,位于重庆市大足区三驱镇与季家镇交界处,三面环山,构成依山傍水的地理优势,库区生态环境优良,森林覆盖率达48%。而季家镇山水田园风光特点明显,旅游资源丰富,被重庆市扶贫办肯定为大足区唯一的乡村旅游目的地。

  利用这一契机,大足区在响水滩水库边上大肆开发,规划建设占地40余亩的巴渝民居,一期已建成100余栋小洋楼,而含带160多平方米跃层户型的超规格养老托老中心,也在如火如荼地建设当中。

  两个项目都是区里给我们镇上立的重点项目,区里负责协调、支持。 大足区季家镇党委书记张世敏告诉,巴渝民居项目分 期建设,占用耕地与非耕地总共40余亩,一期已建成102栋,还剩11亩土地亟待开发。

  农民新村建设选址在响水滩水库,最初我们是坚决反对的,但是区里的决策我们无法左右。 眼看着响水滩水库遭蚕食,大足区水务局相关负责人很无奈。他告知,肯定选址时,季家镇政府曾作出保证,一定不会越过水库的涨水位线。

  这是胡扯,现在建都建了,却说不同意,没建时怎么不吭声? 对此,张世敏拿出了政府文件进行反驳。文件上显示,2010年10月,大足区建委会同季家镇、区国土局及区计划局,将季家镇新村建设选址定点在新水村7组。张世敏透露,当时选在水库边上,一方面是公路等配套设施建设成本偏低,另一方面是水库自然环境好。 农民新村是面子工程,环境好,领导看着高兴。

  2012年5月,新水村7组村民以集体名义提起诉讼,指控季家镇政府在未经依法批准的情况下,非法占用新水村7组集体土地44. 亩以上,用于非农业建设,搞商业开发,修建巴渝新居。其行动直接侵害了土地承包者的合法权益,请求法院判决原有农用地复垦,并赔偿三年收益损失。终究,大足区法院以巴渝新居项目无任何违法行为为由,驳回该诉讼。

  镇上也不愿意做这个,由于一个项目,我们把镇上其他的经费都投进来了,老百姓却要闹。 张世敏称, 我可以拍着胸口说,我做这个事情绝对是一项民生工程。

  水库边上那一列,是修来卖给外人的,里面两列才是卖给自家村民的。 当地村民告知,巴渝民居的建成,受益者并不全是本村人。对此,致电新水村主任李洪均,得到的答案竟是相同:能否观看水库景致已成为拉开房价差距的筹码,靠岸一列的洋楼统一售价25.8万元一栋,靠里两列统一售价16.8万元一栋,并事先声明不能办理产权登记,但可长时间居住。对此,张世敏辩称,房屋交易只是本村村民间的转卖,在房屋办理产权之前都是集资建房,镇里没有干涉。

  真假养老托老中心

  在络上,针对响水滩养老托老中心的宣传报道已是铺天盖地。作为季家镇招商引资项目之一,该中心由四川省南充市凌龙农业科技开发有限公司(以下简称 凌龙科技 )投资兴建,对外宣称总投资6000万元,今年10月投入使用。

  在养老托老中心的施工现场,项目的相关信息在公示栏上一目了然:计划建设净用地面积5550.1 平方米,规划总建筑面积12848平方米,住宅建筑面积12184.8平方米。

  如此高规格、大面积的户型设计,是真的为老人颐养天年,还是打着养老中心的牌子,实为房地产开发呢?

  养老事业是做慈善,私人都可以弄。 张世敏告诉,只要是拥有独立法人的企业,不需要什么资质,修建承包给施工单位负责,只需投入几百万,都可以搞养老中心。并且,养老事业是国家改善民生的重要举措,政府非常支持,每增加一个床位,民政部门还补助4000元钱。

  养老托老中心我们没有审批,要等到工程验收合格之后,我们才审核。 采访大足区民政局局长黄秀云,得到的答案却令人费解。

  市国土局和区民政局都有批复,怎样能说没有审批呢? 张世敏拿出了 份文件作为佐证。文件上显示,2012年4月5日,季家镇新水村村委会向区国土局作出《关于修建凌龙老年公寓、老年托管中心建设用地的申请》,申请在新水村5组修建1座老年公寓、老年托管中心,占地0.5 95公顷。2012年4月11日,大足区国土局以 大足府土【2012】60号 文件,同意修建凌龙老年公寓及老年托管中心占用新水村5组集体土地5 95平方米,其土地性质仍属集体土地、权属归集体所有,注明未经区级以上人民政府批准,不得擅自改变原批准土地的使用性质、用途、面积及范围,并不得擅自出让、转让、出租和抵押。2012年4月28日,大足区民政局以 大足民函【2012】22号 文件,同意在季家镇新水村响水滩水库库区旁建设大足区季家镇敬老院和大足区凌龙老年公寓、老年托管中心。

  然而,当地村民告诉,早在2011年养老托老中心就已展开土地征收、平场等前期工作。这一点,在张世敏口中也得到了证实, 2010年招商引资进来,2011年着手建设 。并且,张世敏泄漏,截至目前凌龙科技相应的土地手续仍未办妥, 要补缴了土地规费,才能拿到用地手续 。那末,如此证照不齐、未批先建、少批多建的项目是如何一路绿灯、上马开建的呢?对此,张世敏辩称,季家镇属偏僻乡镇,招商引资非常困难, 不打点擦边球根本不行 。

  一级饮水源惨遭污染

  冒着大雨,来到了一级饮水水源地 响水滩水库,却发现本来蜿蜒曲折的水库岸线被条石砌起的堤坝人为 拉直 ,库容面积严重缩水。村民们生活产生的污水,顺着堤坝底端直径一米多的水管,直接排入水库。洋楼对岸是紧张施工中的养老托老中心,建设产生的弃土废渣倾倒在水库岸边,随着雨水的冲洗,泥水直接流入了水库。

  之前划船到对岸需要十来分钟,现在只要四五分钟就到了。 年近50岁的王丽(化名),缓慢地划动木船,时不时弯身清理着水面的水葫芦。

  响水滩水库作为大足区一级饮水水源地,肩负着季家、3驱两个镇居民的生活饮用水源重责。但是,居住一旁的新水村村民,早已不再饮用来自响水滩水库的水。响水滩水质已受污染,在当地成了尽人皆知的 秘密 。

  巴渝民居的生活污水,一点都没排进水库。 张世敏向打起保票,称巴渝民居的污水管工程是专门聘请重庆大学的专家规划设计的,每户房屋的地下都设计有化粪池,污水通过管输送到几公里开外的地下污水处理池,经过净化处理以后,成为清水向外排出。

  在张世敏看来,水库受污染的原因,不在巴渝民居建设,而是区水务局将水库承包给他人箱养鱼、抛洒肥料造成的。对此,他曾在全区的会议上提出意见,让区水务局成了区里通报批评的对象,由此与区水务局 结下了梁子 。

  张世敏告知,区里为新水村巴渝新居专门规划了一个自来水厂,原本已经进入工程招投标阶段,却因区水务局 记仇 ,一声令下,招投标工作就戛然而止。事到如今,巴渝民居交房入住,自来水厂建设却一再拖延,这也成为村民们饮水困难的1大缘由。

  我们正加大力度,对饮水水源地的污染问题进行集中整治。 大足区水务局相关负责人告知,以承担县城饮水供给的化龙水库为例,因大面积的箱养鱼污染水质,将面临全部取消。因而,设问: 如果响水滩水库是承当县城饮水的水源地,官员都喝这里的水,政府还会允许在库岸建房、修养老院吗? 对此,该负责人沉默无言。

金银花露可以天天喝吗
宝宝流鼻血怎么处理
男性尿后放射性痛症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