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险理赔
当前位置: 主页 >> 保险理赔

洪荒第一神功 第三十三章:讨债鬼

作者:  来源:  日期:2020年02月15日

洪荒第一神功 第三十三章:讨债鬼

寒光瞬息及至,“铿锵”作响,威势惊人,下面的试炼门人只觉头皮发麻,所有人噤声,再也不敢鼓噪。

飞至广场上方几十米,那道寒光炸开,有一人显现。

这人年约五旬,穿着一身纯白法袍,身形瘦高,脸庞如斧凿一般,脚下踩着一把外形奇特的长剑悬浮在半空,冷冷扫视了下方一周。他的目光中似乎有寒光,所有被他看见的人都浑身刺痛,仿佛那眼神中带着看不见的针,瞬间就把所有人扎了一遍。

肖华看了他一眼,顿觉双目刺痛,忙不迭低下了头,心中骇然,这老头好强大的气势。他曾和幽瞳天妖王接触过,那位天妖给他的感觉是神秘莫测,而这位虽然修为肯定不如人家,可这份冷冽的杀气尤甚!

这位,正是五华宗第二高手,东华峰之主,剑修无崖子。

下面零零星星还是有胆大者不甘心分辨,直指赛制有问题,有人暗箱操作。

肖华明显感觉到头顶刺痛,想来那无崖子正在看着自己,他心里“咯噔”一声,随即破罐子破摔,真把我赶走就拉倒,我去别处拜师去。

那锥子般的目光在肖华身上停留片刻后,又扫了云阳子一眼,云阳子似乎比肖华还要棍气,毫无反应,犹自优哉游哉。

接下来,无崖子冷声道:“五华宗门下听令,凡是鼓噪过的人,立刻抓起来,责打后赶出试炼馆!”

肖华心中一松,看来自己这师傅能量不小,跟着他混准没错。

无崖子在五华宗的修为仅次于宗主赤阳真人,得了他的命令,入室弟子们立刻展开了行动,开始就近抓人。入室弟子一般都有修为在身,抓一般人就跟抓小鸡似得,场内顿时惨叫声四起。

他们先把人按在地上一顿暴打,然后直接拖向试炼馆大门,地上留下了一条条血痕。

这些入室弟子都是经历过战火的人,个个心狠手辣,他们把人打得头破血流,却还不让人家喊痛,敢喊就接着打。余下的人个个噤若寒蝉,面无人色,庆幸刚才自己没瞎掺和。

很快,不安分的人被清理一空,赛场秩序恢复,无崖子大喝一声,“比赛继续!”

下完命令,无崖子并没有离开,而是收了飞剑,径直落在主赛台上,看架势他也准备观看比赛。

肖华这边的赛台恢复运转,他连忙看向自己的对手。

迎上他的是一双满是仇恨的目光,那少年眼珠子瞪得通红,恶狼一样,咬牙切齿道:“你可知道,那人是我的爷爷!”

肖华原来怪不忍的,可被少年这么一吼,火气又被勾了上来,“关我屁事,你们先找我麻烦的,活该。”

“好好好!”少年目光中露出一抹疯狂,“待会你有种别认输,我要把你打死!”

这话说的肖华一愣,转向一旁主持比赛的道云,问:“师兄,还可以认输?”

“当然。”道云撇了撇嘴,“师弟你要是实在不行,就认输吧,相信云阳子师叔一定有办法把你弄上山。”

肖华被他说的心头火起,什么意思?难道我还会输给那小子不成?!

这两人有问有答,简直就摆明了果然有猫腻,可再也无人敢表达不满。

大概是觉得这样下去不合适,道云连忙退后两步,给肖华使了个眼色,大喝一声,“比斗开始!”

道云话音刚落,就听身前“唰”的一声,一道青光撞了过来。速度奇快。肖华被吓了一跳,这时候已经来不及反击,他只能凭本能抬起胳膊招架。

“嗤啦”一声响,肖华胳膊剧痛,连忙退了几步。抬起手看,只见右胳膊上的衣服已经被划开,皮肤上被划了三道血痕,鲜血长流。

再看对面,那少年四肢着地,目光森冷看着自己,在他体外隐约有一层青色的光晕,组成了一头狼的虚影。他的双手外各自有三道淡淡的青色爪影,延展出来三寸长,形似镰刀。

“他在一个月前领悟了‘百兽舞’,你小心吧。”道云在一旁好意提醒。

肖华心中哔了狗了,特么什么人都能在那场雨里得到好处,偏偏自己什么都没有,不过现在显然不是骂那老头的时候,这一架麻烦了。这什么“百兽舞”明显要比胡天的法门厉害,最麻烦的是,他就怕锐器攻击,这爪子没法抵御啊。

刚一个照面肖华就受了伤,下面观战的云阳子心中一紧,这架不好打了。

眼看肖华流血不止,那个少年立刻趁热打铁,发动了下一轮攻击,他满心仇怨,只想杀死肖华泄愤!

赛台上传来愤怒的咆哮,那少年四爪在地上一挠,纵身而起,再次扑向了肖华,身在半空,他体外的青色光影扭曲膨胀,由狼变成了熊的模样,兜头对着肖华就是一熊掌。

狼的特点是锐利,熊的特点则是力大无穷,这一掌拍得虎虎生威,带着如山力道,与少年瘦弱的身材形成了鲜明对比。

这百兽舞果然神奇,肖华现在的力气也不小,可抬起手却完全格挡不住,被硬生生扫得横飞了出去,炮弹一般。

一片惊呼声中,肖华落在地上一直滚到赛台边缘才堪堪停住,差点就摔了下去。

在一般人的想象中,挨了这么重一下,准得筋催骨折,不过出乎所有人预料,肖华滚到赛台边缘后,立刻一个翻身跳了起来,龙精虎猛。这时候仔细看,他不但没有受伤,就连原本右手臂上的伤口都立刻愈合,疤痕都看不见。

围观人群又抑制不住喧哗起来,这是怎么回事?

一直密切关注着战局的云阳子愕然,完全搞不懂这是怎么回事,中央赛台上,无崖子刀锋般的目光也看了过来,若有所思。

甩了甩已经完全恢复的手,肖华面色也阴沉了下来,“你小子真打算和我玩命?”

“少废话!今日你必死无疑!”少年吃惊过后,根本不废话,再次扑了过来。

肖华动真怒了,你想弄死我?那就看看到底谁先弄死谁!

常州治疗癫痫病医院
小孩流鼻血
藤黄健骨丸能舒筋健骨吗